磯崎新
  建川博物館日本侵華罪行館的建築設計者
  曾有日本右翼寫信反對磯崎新,質問“你是我們最好的設計師,為什麼給中國人設計抗戰博物館?”而磯崎新的回答是,這是為了中日兩國能長期和平共處。
  為何接下設計
  父親是反戰人士 為中日能長期和平共處
  昨日,建川博物館迎來了世界著名的建築設計大師磯崎新,也是建川博物館即將新開的日本侵華罪行館的建築設計者。他此番是對已經竣工主體建築、即將陳列布展的日本侵華罪行館進行驗收。日本人操刀設計日本侵華歷史的展館,磯崎新的這一做法不免惹人爭議。昨日在建川博物館,磯崎新坦然表示,歷史是客觀存在的,人們需要正視。
  在參觀日軍侵華歷史文物時,磯崎新所面對的,全部是對日軍侵華時殘忍罪行的回顧。而他一路走下來,態度從容。而他的解釋並不複雜:“這是迴避不了的一段歷史”。
  磯崎新稱,自己的行為不帶有任何政治立場。他只是覺得,歷史客觀存在,而自己可以為這段歷史做些事情。他希望展示歷史的同時,能讓兩國人民在文化上形成交流,彼此越來越瞭解,促進感情。
  其實,磯崎新的想法與其成長環境有著很大關聯。根據他的回憶,他的父親熱愛中國文化,曾於上海留學,“九一八”事變後才回到日本,父親一直是個反戰人士。
  曾有日本右翼寫信反對磯崎新,質問“你是我們最好的設計師,為什麼給中國人設計抗戰博物館?”而磯崎新的回答是,這是為了中日兩國能長期和平共處。
  怎麼樣來設計
  走入時充滿曲折 走出後豁然開朗
  侵華日軍罪行館就坐落在建川博物館群內部的清幽之處。從入口處踏入,其設計是一條“九曲十八彎”的緩坡,人要拐幾道彎後,方能進入建築主體,樊建川解釋稱,“走進來很曲折,這折射著戰爭開始時,人們經歷的艱辛”。進入主體後,則是長長的空間,依照磯崎新的意思,這樣的空間有利於年代展的依次展出,從1931年直到1945年,依次排開,對於觀眾而言,是最直觀的。而在出口的臺階下,一大片空地讓人豁然開朗。“這片空地是特意留出來的,什麼都不建。”建川博物館館長樊建川稱,這樣的開闊視野,映射了戰爭結束,苦難終結,兩國人民都迎來了和平。
  “看到這個建築完成後的樣子,我整體是很滿意的。”磯崎新稱,他最初就是想設計一個有現代氣息的建築,又不失與歷史契合的風格。因而在建川博物館群大多建築採用直角、正方形等設計元素的情況下,他選擇了弧線為主的凸顯時代感。而所使用的又都是中國西南一些比較原始、能凸顯古韻味的建築材料,“既結合了當代建築的精神,又兼顧了其歷史展示的作用”。
  為何要請日本人設計
  樊建川:曾擔心他不乾 和平願望促成合作
  其實,邀請日本大師設計日本侵華罪行館,是樊建川一次冒險的嘗試,“我通過很多朋友和關係去找他,其實心裡特別忐忑,就怕他不乾”。
  為什麼一定要是日本設計師?樊建川告訴記者,日本侵華罪行館和漢姦醜態館分別是建川博物館群將要開放的第26、27個新館。而之前開放的援華美軍館,是由前美國建築師協會主席切斯特懷東先生設計,其他館也都是由與其特色有關聯的設計者設計,所以日軍侵華罪行館就希望能請來負盛名的日本大師設計。
  “沒想到找到他了,一坐下來談,他真的願意”。樊建川與磯崎新的交流,達成了一個共識,就是希望能為兩國和平做出些自己的貢獻。
  樊建川告訴磯崎新,“如果我們能搭起平臺,吸引大批的兩國老百姓過來,讓兩國老百姓都能客觀冷靜地看待那段歷史,那麼文化的交流也能促進百姓關係的友好”,樊建川的這番話,磯崎新很認同,而這也成為他“一定要答應設計新館”的一大原因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王垚 攝影記者 陶軻  (原標題:日本侵華罪行館 日本人設計)
創作者介紹

cova

qn65qnyx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